快捷搜索:  

非遗有货币人|郎佳子彧:古老面塑潮出圈

在江苏卫视(shi)《最强大脑》节目中,他(ta)以惊人(ren)的(de)11分51秒48的(de)成绩斩获“龟文骨迹”关卡第一名;北京冬奥会期间,他(ta)与摩纳哥亲王一起捏冰墩墩的(de)视(shi)频(pin)火遍全网;他(ta)15岁创作出轰动一时的(de)奥运福娃面塑;16岁破格被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吸收为准会员……

更多的(de)人(ren)从社交媒体和短视(shi)频(pin)中认识了这个青春时尚的(de)“面人(ren)郎”第三代传承人(ren),每一次出圈,都能将面塑这门老手艺玩出新花样。

粟粟谷物 世家传承

“面塑”在民间俗称“面人(ren)”,是(shi)以面粉、糯米粉为主要原料的(de)一门塑作艺术,相传有一千多年的(de)历史。《东京梦华录》中记载:“以油面糖蜜造为笑靥儿。谓之果食,花样奇巧百端,如捺香方胜之类。”可见当时捏面人(ren)已成为民间节令流行的(de)习俗。到了明清时期,面塑逐渐脱离食用,演变成单独的(de)艺术形式存在。一些挑着工具箱四处奔波的(de)面塑艺人(ren)出现在繁华闹市,几分钟捏上一个,以此为生计。

大约100年前,郎佳子彧的(de)祖父郎绍安在白塔寺庙会上学会了这门手艺,从此四处游艺摆摊养活家人(ren),成为第一代“面人(ren)郎”。在郎绍安手里,面塑从街头巷尾的(de)把玩件变成了登入大雅之堂的(de)艺术品,出现在许多外交场合。

冰心先生曾在文章《“面人(ren)郎”访问记》里详细描述了郎绍安作品的(de)逼真细腻,“大拇指头大小的(de)风筝,黄豆大小的(de)花脸面具,绿豆大小的(de)空钟,半个米粒大小的(de)小白鸭子,小米大小的(de)糖球……我(wo)真不知他(ta)是(shi)怎么捏的(de),会捏得这么小,这么可爱!”

郎佳子彧无缘与祖父相见,在他(ta)出生的(de)两三年前郎绍安去世。父亲郎志春和姑姑郎志丽都是(shi)捏面人(ren)的(de)大家,在第二代传承人(ren)的(de)手里,“面人(ren)郎”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家里陈列着整柜子整柜子的(de)面塑作品,郎佳子彧从小看爷爷的(de)作品,看救人(ren)心切小孩翘起的(de)小辫,看英杰们(men)手执武器激战的(de)神态,数蝈蝈双腿上精确到37根的(de)倒刺,也从小看父亲郎志春捏面人(ren),“一次能看几个小时,父亲去完成一些精细操作的(de)时候,我(wo)们(men)会一起屏住呼吸。”

面人(ren)能勾起许多人(ren)的(de)童年回忆:孩子们(men)挤在街角捏面人(ren)摊子前,看平淡无奇的(de)面团在艺人(ren)手里揉捏,转瞬之间就变成活灵活现的(de)人(ren)物动物、花鸟鱼虫。买上一个拿在手里疯跑,回到家插在最显眼的(de)地方。郎佳子彧觉得面塑最初吸引自己的(de)就是(shi)这种捏塑中的(de)表演性,很有趣。“一开始不知道他(ta)的(de)这步操作是(shi)什么,等到即将完成的(de)时候,你(ni)会恍然大悟。”

四五岁的(de)时候,他(ta)便在父亲的(de)指点下开始学习捏坐姿小娃娃,顺理成章地开始了学艺之路。

指尖生花 成于瞬间

传统的(de)面塑艺术经历了千百年的(de)发展,形成了相对(dui)固定的(de)程式,郎家面人(ren)的(de)制作工序更是(shi)多达几十道。前期工作就包括选米、磨粉、筛面、和面、蒸熟、揉面、配色等等。郎绍安还试验出了加入蜂蜜、甘油、防腐剂等配料的(de)配方,让面人(ren)不发霉、不开裂、不褪色。如今在郎家保存最久的(de)作品《司马光砸缸》,历经90多年依然色泽明艳、栩栩如生。

面塑的(de)材料特性决定了手艺人(ren)制作前要深思熟虑,对(dui)神态细节都了然于胸,创作时一次成型。郎佳子彧说,“每一个作品的(de)黄金操作时间(shijian)最长也就五六个小时,人(ren)物面部的(de)可塑造时间(shijian)就半个小时左右,时间(shijian)长了皮就会硬。对(dui)于比较细致写实的(de)作品来讲,时间(shijian)是(shi)非常短暂的(de),没有在原作上反复修改的(de)可能性。”

在方寸之间运用揉、捏、揪、挑、压、搓、滚、碾、剁、拨、按、切等技法,从头到脚,从里到外,一层层完成对(dui)人(ren)物的(de)细微刻画,并做到不增不补,肢体间无缝连接,全靠一双妙手控制力道。

这对(dui)于小孩子来说还是(shi)有难度的(de)。郎佳子彧记得小学二年级时,因为捏一双手急哭过,“做面塑要对(dui)人(ren)体的(de)结构比较了解,手部的(de)结构复杂,怎样去符合人(ren)物的(de)年龄,看起来灵活灵动,都需要长期的(de)修炼。我(wo)当时就卡在手那儿,做一双手不行,又做一双又不行,一堆小手堆成小山了。”

郎志春看到后便鼓励儿子先停下,去别处换换心情,回来后他(ta)再亲手做一次示范。有时候家里来客人(ren),郎志春会悄悄跟朋友打好(hao)招呼,让他(ta)们(men)去找郎佳子彧要一个面人(ren),为的(de)就是(shi)让儿子有成就感去练习。

回看自己的(de)成长历程,郎佳子彧觉得父亲在生活上是(shi)个严父,不怎么讲道理;但在捏面人(ren)上是(shi)个很杰出的(de)师父,“他(ta)会非常小心翼翼地保护我(wo)的(de)兴趣,很支持我(wo)做各种尝试。”

宽松的(de)教育方式滋养了郎佳子彧对(dui)捏面人(ren)的(de)兴趣,他(ta)学得快、做得好(hao),小小年纪便展露出过人(ren)的(de)天赋。但是(shi)郎志春并没有强迫儿子以捏面人(ren)为职业。他(ta)的(de)期望就是(shi)“只要你(ni)手艺不丢就行”。其实更为重要的(de)原因是(shi),在娱乐方式越发多元的(de)当下,“做手艺不一定能过上很好(hao)的(de)生活。”

呼应时代 焕然新生

从小埋下的(de)种子早已枝繁叶茂,郎佳子彧发现自己的(de)兴趣和天赋就是(shi)捏面人(ren),他(ta)想为整个公共文化保留下这种艺术样式,“让老手艺在今天发光”。

在郎佳子彧看来,三代“面人(ren)郎”的(de)作品,实质上都具有一定的(de)时代记录功能。从祖父到父亲到自己,每个人(ren)的(de)作品都与时代共振。祖父郎绍安走街串巷,用面塑将老北京的(de)市井风貌生动形象地保留了下来;父亲郎志春生于1960年,他(ta)用面塑记录了当时流行的(de)戏剧等等;郎佳子彧的(de)作品则以更快的(de)速度呼应热点。

他(ta)创作出向科比致敬的(de)《科比名人(ren)堂》、网红卡通形象《玲娜贝儿》、以动漫电影为原型的(de)《雄狮少年》、向女医务工作者致敬的(de)《巾帼》等作品,也有与祖父作品《三百六十行》呼应的(de)《新三十六行》。最近他(ta)又在创作热播电视(shi)剧《苍兰诀》中东方青苍的(de)面塑人(ren)物。

“每一代人(ren)的(de)生活都有新东西值得展现,把流行文化放在自己的(de)作品里,这是(shi)共同点。”郎佳子彧认为,传承传统手工艺不意味着一成不变。当题材重新接近当代人(ren)生活的(de)时候,这种艺术形式才会有生命力。“我(wo)们(men)传承的(de)是(shi)用面这种材质去创作,题材改变,不影响继续用这种材质去传达美感。比如油画、岩画等,它(ta)们(men)都经历了无数次的(de)思想演变,而后产生下一个新高峰。”

比题材的(de)与时俱进更为凸显的(de)是(shi)个性化表达,郎佳子彧觉察到,大家希望看到结构更突出的(de)造型,更多思想和情绪的(de)表达。他(ta)也希望用作品表达自我(wo),与大家共情。在他(ta)看来,这是(shi)这门手艺走向艺术的(de)一个方向。

回望传统 汲取营养

郎佳子彧在传统与现代间自由出入,既没有因循守旧,也没有为追求新潮与传统对(dui)立。在北京大学攻读艺术理论专业硕士期间,他(ta)系统地学习了艺术理论,也花了大量时间(shijian)来练习中国画。

中国画追求神似而非形似,空间的(de)挥洒写意,对(dui)客观世界的(de)改造都对(dui)他(ta)理解东方美学和传统文化产生了不小的(de)启发。“素描或结构学多了,很难理解为什么中国画不讲究透视(shi),房子也歪,所有东西扭曲在一个空间里,还相处得那么自然,浑然一体。绘画的(de)时候,笔尖不光带有体积、空间,还带有时间(shijian),因为行笔的(de)速度会在宣纸上留下不同的(de)痕迹,所以中国画发挥了笔墨纸各个材质的(de)优势(youshi),这让我(wo)思考到底怎样才能把面塑这种材质更好(hao)地发挥出来。”

小时候不理解和抵触的(de)传统题材,一旦走近,他(ta)也发现了其中的(de)浩瀚和璀璨,有着许多未经开挖的(de)“富矿”。《山海经之火神祝融》是(shi)郎佳子彧在攻读艺术硕士时的(de)作品。他(ta)受到《山海经》中对(dui)其描述的(de)启发,“南祝融,兽身人(ren)面,乘两龙”,十个字的(de)描述添上自己的(de)想象,他(ta)创造出一个全身赤红、粉龙盘绕的(de)祝融形象。

“当真正去了解这些故事的(de)时候,我(wo)发现我(wo)们(men)有非常好(hao)的(de)神话宇宙,就是(shi)《山海经》宇宙,我(wo)们(men)所有的(de)神话故事都跟它(ta)关联。”他(ta)希望包括自己在内的(de)年轻艺术家能够看到这些“宝藏”,并且有能力以各种艺术形式表达出来,让中国的(de)神话宇宙、超级英雄,也能像漫威宇宙那样被世界各地的(de)人(ren)熟知和喜爱。

小众非遗 潮酷出圈

如今,郎佳子彧在各大网络平台的(de)粉丝累计已超200万,他(ta)不但在视(shi)频(pin)中展示(zhanshi)面塑作品,还经常发布球赛、游戏和时装秀。许多人(ren)从他(ta)身上改变了对(dui)传统手艺人(ren)的(de)刻板印象。

传播是(shi)非遗传承人(ren)非常重要的(de)一门功课。郎佳子彧创立了工作室,一边制作发布传统手工艺相关的(de)自媒体的(de)内容,想办法把内容变现;一边尝试开发教学或文创类产品(chanpin),让更多人(ren)有机会接触面人(ren)。他(ta)期望通过传播改变或重建(jian)大家对(dui)传统手艺的(de)看法,让大家感知传统文化的(de)“酷”。

“有小朋友会@我(wo),说你(ni)来看看我(wo)做的(de)东西。我(wo)觉得这可能也是(shi)一种新型的(de)传承方式,虽然我(wo)们(men)没有见过面,但可以互相评价对(dui)方的(de)作品,可以看到最近的(de)进步,还是(shi)很有趣的(de)。”

二十多岁的(de)郎佳子彧捏了二十多年的(de)面人(ren),一点都没有觉得枯燥。他(ta)把自己的(de)生命,比作一个载体,从诞生到结束,运载着面塑这项手艺,从上一代交到下一代。他(ta)也把自己比作一块砖,为形成坚定自信的(de)中国文化出一份力。

在更早时,郎佳子彧便感受到了命运的(de)召唤,他(ta)在17岁时的(de)作文里写道:“有能量有生命的(de)艺术能万古流芳,我(wo)永远愿做衬托艺术的(de)配角,让艺术用我(wo)来讲述她(ta)自己。”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郑艺:让人(ren)民过上更好(hao)生活是(shi)中国政府奋斗目标

只此青绿,中国“双碳”雄心背后的(de)山河梦

“想一下”就能解密?“特朗普解密法”共和党内引争议

那些失眠的(de)年轻人(ren),长期熬夜会怎样?

克宫:“部分动员期间将征召100万人(ren)”是(shi)谎言

秋分日 丰收节 正是(shi)一年最美时

“栓Q”被小学生写进作文 网络流行语会影响规范表达吗

躲过雪糕刺客却没躲过酸奶土匪?你(ni)会为高价酸奶买单吗

充29.9元得100元话费?多个App存在消费陷阱

今日秋分丨恰是(shi)人(ren)间好(hao)时节

小岛康誉:“精绝国”是(shi)如何重见天日的(de)?

空间站与“卡脖子”,中国在警醒中争取“逆袭”

美联储年内第五次加息,鲍威尔讲话释放新信号

日本地方议会反对(dui)安倍国葬:这将强制国民表达哀悼!

一百家子拨御面:老味道挖掘文化新“IP”

对(dui)话丨王岚嵚:渴望有朝一日能身披国家队(dui)战袍

“十四五”老年人(ren)口将超3亿 “老有所养”如何保障?

彩礼中的(de)情理法碰撞:婚姻为何让彩礼“作主”?

面塑,面人,面塑作品,筛面,面塑艺术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94人留言! 共有:694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